全国服务热线:
最新公告:
产品展示Item Category
地址:
邮箱:
电话:
传真:
搜狗直播   当前位置:主页 > 搜狗直播 >
沙溢明星资料大全-沙溢动态_沙溢电视剧电影-爱奇艺泡泡添加时间:2019-01-29
对娱乐圈的明星来说,曝光度的重要性一点不都亚于好口碑,毕竟在如今这样的“流量时代”,有人关注才有名气和话题,才能带来更多机会和商业价值。刷存在感无可厚非,只是得有个限度,太过了反而得不偿失。通过发生在几个年轻软事员身上的日常小事,把火热的、绚丽多姿的军营生活演绎得淋漓尽致、妙趣横生。独立成章的一个个故事,涵盖了部队生活的方方面面。故事有大有小,亦庄亦谐,鸡毛蒜皮,疙疙瘩瘩,逗趣笑闹,戏谑快乐,兵味儿浓郁,青春激荡……集集笑料十足,令人耳目一新、忍俊不禁。该剧故事发生在明代一个叫七侠镇的地方,是关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镇。一个叫郭芙蓉的黄毛丫头初入江湖,欠下钱财,被困在“能人辈出”的同福客栈。故事从这里开始,依次引出佟湘玉、白展堂、吕秀才、李大嘴、莫小贝,以及邢捕头、燕小六、钱掌柜这几个性格各异、风趣动人的年轻主人公,引出了一连串戏谑生动、引人入胜的故事。一群性情各异、即可怜又可爱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在同福客栈里经历了江湖上的各种风险和传奇,遍尝人间冷暖,体会亲情爱情,见证成长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浪子回头金不换,而他这个已经回了头的浪子,要到哪儿去换那块传说中的大金子?他本是传说中的盗圣,却不热爱本职工作,乃至退出江湖隐居此处,过上一种全新的生活。一个曾经有过惨痛历史的人,他想洗尽污点,但是那么多风起云涌的灿烂回忆,他真能放得下吗?一边是常年追缉他的女捕头,一边是始终在身边,且脉脉含情的佟掌柜,他该选择谁呢?5年前,电视剧《武林外传》风靡全国,让观众喜欢上了白展堂,也认识了他的扮演者沙溢。5年后,由沙溢、闫妮等原班人马打造的喜剧电影《武林外传》在春节档公映,并在上映12天后便斩获了1.5亿票房。片中,沙溢除了喜剧表演外,展现出动作戏路,深得甄子丹赞赏。而对于有评论将沙溢看作葛优的接班人,沙溢也信心满满地表示要“接好葛大爷的班,誓将欢乐洒满人间”。本剧描写了发生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一段至纯至真的浪漫爱情故事。一个是纨绔子弟,性情顽劣,却纯真善良。一个被人骂作“破鞋”,却冰清玉洁,楚楚动人。雷雷(邓超 饰)和叶青(孙俪 饰)这对“落后分子”结成的两小无猜,有着比别人更多的坚定,与信任。在叶青受尽欺负的农场,雷雷总是不顾一切的保护她,替她出气,为她打架。青儿感动,也暗生情愫。青儿返城,去医学院读书。雷雷也跟着父母回到了城里。然而,高考落榜成了待业青年的雷雷,却怎么不能让青儿的父母看上眼。青儿的母亲认为雷雷就是小流氓,想尽一切办法拆散他们。而医学院的韩阳(沙溢 饰)也一直暗暗的帮助叶青,为她苦苦守候。如果没有《武林外传》,“白展堂”沙溢不会这么快就走入大众视野。如果没有真才实学,对沙溢来说,《武林外传》可能不过是蒙运气眷顾的昙花一现,也就不会有之后的《新上海滩》《甜蜜蜜》《男人底线》《我们生活的年代》《鹰隼大队》。这个以专业第一的成绩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表演系,又以专业第一的成绩毕业的男演员,稳扎稳打,渐渐摆脱“白展堂”光环,成为又一个值得观众期待其新戏的实力小生。家庭伦理剧《婆婆来了》聚焦80后一代如何处理婆媳关系,归亚蕾化身有恋子癖的专制婆婆。沙溢说,“我拍得特别郁闷,一边是自己的妈妈,肯定是说不得的,另一边是自己深爱的老婆,也舍不得大骂,所以我整天只能低头叹气,憋得太难受了。我跟导演说,怎么样也要给这个人物一个宣泄口吧,导演后来同意加了这部分戏。 ”略带黑色幽默的表现手法,也让沙溢患上了“婚姻恐惧症”:“都说婆媳之间是一对天敌,我拍这个戏之后觉得有时候真的挺可怕的。 ”至于自己何时会步入婚姻,沙溢笑言:“等我觉得能把婆媳之间的关系处理好了之后吧。 ”谈及未来的结婚伴侣,沙溢表示还在“寻找目标中”,这个目标的具体标准就有一条:“善良是最大的前提”。剧中,除了婆媳大战,也有夫妻打架的时候。为了效果更逼真,沙溢对扮演妻子的朱杰说:“放心,我一定会‘假打’你的。不过你真打我没事。 ”结果,朱杰在那场戏中果然就很放心地咬沙溢和打沙溢了。“那场戏后,婆婆和媳妇骂完打完都跑出去了,戏也一条就过了,但就剩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因为疼啊。 ”比起其他剧,《婆婆来了》“被打”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 “拍《新上海滩》,我演巡捕陈翰林。有场戏中一群流氓把陈翰林按在地上‘踹’,结果戏拍完,我也差不多瘸了。起来问了‘踹’我的那十几个人,究竟哪一个那么下狠心的? ”虽然“被打”,但沙溢觉得不算很冤枉,因为他“打”起自己来可能还要狠。“有一部剧需要自己打自己。结果两巴掌下去,我把自己打得眼冒金星,眼前发黑,还真有点后悔了。 ”2006年,《武林外传》的火爆,让沙溢凭借“白展堂”崭露头角,沙溢也成了观众眼中的“喜剧明星”。“我承认我骨子里有喜剧的天赋,但在学校里演喜剧小品不是很多。正是《武林外传》的导演尚敬让我认识到,原来我演喜剧还不错。 ”按照一般思路,《武林外传》后,沙溢应该继续走喜剧路线。然而,沙溢并没有选择这样做,“我其实挺喜欢演情景喜剧的,但是情景喜剧特别需要好的剧本。比如宁财神的《武林外传》,可惜《武林外传》后我还没有碰上比这更好的本子。老实说,情景喜剧每天拍摄一集多,剧本动辄一百多集,要求集集都好看,真的挺难,特别需要智慧。而且现代观众喜剧看得多,笑点也高,一般的作品很难满足‘喜剧’要求。 ”“白展堂”之后出演正剧角色,也或多或少给沙溢带来了困惑。“更多面”中的第一面是高希希的《男人底线》,沙溢出演一个每天都受到内心煎熬和灵魂挣扎的人物。之后是《新上海滩》爱国巡捕陈翰林,然后是 《甜蜜蜜》、《我们生活的年代》,再到出演央视一套播出的空军60周年献礼剧《鹰隼大队》的男一号。 在这个过程中,沙溢越加明晰自己内心的真正所好。“我特别喜欢演那种现实题材里带一点喜剧元素或者黑色幽默的戏。不过我们目前很多戏,都分得太清晰了,比如情景喜剧、历史正剧、苦情剧之类。相对来说,我更倾向于电影《2012》中的表现形式,在一个悲剧中不时夹杂一些精彩的喜剧元素,感觉很好。 ”读表演系,是梦想当演员的沙溢的第一步。 “我的感觉就是只要让我干上这行就行,哪怕我将来默默无闻一辈子都无所谓。刚入大学时老师也跟我们说,别只看贼吃肉没看贼挨打,做演员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种“不容易”,沙溢毕业后就马上尝到滋味了。 “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军艺。在那一届同学中,我又是第一个出演了胶片电影男一号的人。当我又以专业成绩第一名从军艺毕业时,我幼稚地认为自己‘辉煌’的演艺事业即将开始了。但真正踏入社会后,我连续塑造了几个很失败的角色,自信荡然无存。某天,我直挺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数绵羊。父亲曾经对我说过的‘男人,不要赌气,要赌就赌志!真正的男人,不要有傲气,但要有傲骨! ’这两句话,冒出来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拉开灯,拿出剧本,对着镜子开始反复练习。我这辈子就想当演员,我现在还不是好演员,但我要继续‘赌志’,我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赌’,我想我迟早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演员。 ”想做“一个合格的演员”的目标,如今已经慢慢实现。 《武林外传》走红全国,那一年,他28岁,对于一个男演员的表演生命而言还很年轻,但对一个行将三十而立的普通人来说,也不那么年轻了。“作为一个男演员,黄金演出年龄应该是三十七八岁到五十岁左右吧。我还年轻,到那时候,希望包括心智和演技等各方面会越来越成熟。 ”对于成名,沙溢很冷静:“太把名气当回事,那这个演员也快完了。我的生活没有因为白展堂或者其他角色有什么根本性改变,我还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也没把这个当成负担。但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观众对你的表演要求更高了。我始终觉得,人生有起伏,都很正常,最重要的是把当下的戏拍好,让大家觉得沙溢是个不错的演员。 ”从《上错花轿嫁对郎》到《炊事班的故事》,从《武林外传》到《垂直打击》,在不同的剧目中沙溢自如地挥洒他的表演才能。这些表演才能则来自他在解放军艺术学院4年的学艺生涯,军艺独有的气质感染着沙溢,对于这种气质,他用一个字来形容——“正”。何况,在他的心目中,艺术是自由的,是张扬富有个性的心灵圣殿。而军艺的管理是有组织、有纪律,甚至是整齐划一的。在艺术自由与管理严格之间,沙溢感到困惑。部队的生活一天天过去,沙溢也开始逐渐适应军艺的生活。他说对部队的感情是慢慢渗入骨子里去的。这种感情可能在平时没有什么表露,但临到具体的事情时却可以让人感觉到刻骨铭心。在他亲眼目睹老兵复员,那种对一身绿军装的依依不舍,一边流泪一边离开部队的情景时,沙溢在感动之余也深深地体会到自己对军队的感情,那一刻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部队了。身在部队让沙溢感觉非常踏实。现在不论在哪里拍戏,他都会经常打电话给部队,汇报自己的情况,这让他感到有一个根在部队,心里不会空落落的。他在部队中成长并获得一片天空让自己翱翔,他又时刻挂念部队,时刻从部队获得激情和力量。他说:“部队就是我的家,我在这里起飞,也在这里降落。”沙溢在学校的时候经常下部队体验生活,以此了解部队,积累表演素材。他们跟战士一同吃住,紧急集合,野营拉练。但他们的体力却无法与战士相比,战士们对他们也是格外照顾。他们去部队演出的时候,战士们都兴高采烈,给他们送被子,打开水,生活中的小事都一一照顾周到。走的时候,战士们对着远去的汽车一直挥手,直到汽车在他们视野中消失。沙溢说,战士们的情感都是不张扬的,是在生活的一点一滴中默默表达的,这样的情感更绵长、持久。沙溢回忆起当时军训的情形,他们在部队,要与战士们联欢。在联欢还没开始的时候,有几个战士找到他们,要跟他们拍照、合影。他们很纳闷,那时他们并没有名气,为什么要拍照呢?等战士们解释清楚他们才明白。原来,这几个战士晚上要站岗,看不到节目,他们想用这样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感情。这种质朴、可爱的感情深深打动了沙溢,让他与战士们的距离更加拉近了。体验部队生活不仅让沙溢逐渐融入部队,更让他在表演中发挥得更加自如。2002年在拍摄《炊事班的故事》时,沙溢到沙河机场附近的部队炊事班中去体验生活。一开始,沙溢对于如何表演炊事班的战士,也摸不着门路。炊事班的战士在部队中是比较特殊的,比一般士兵起得早,睡得早。一面是战士,一面又与老百姓的生活非常相似,他们介乎两者之间,这是沙溢以前所很少接触到的。在体验生活过程中,沙溢逐渐领悟到炊事班生活特有的气氛,奔忙在柴米油盐之间又不缺乏对部队和国家的关注和了解,有着相对轻松活泼的生活氛围又恪守部队严明的组织纪律。这些感受让他得以把握人物角色的性格特点,在一种富有张力的性格表现之中将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以前人们所忽略的炊事班生活在荧幕上获得了普遍 关注,也让观众感受到部队生活的单纯、充实和温情。后来,许多家长对沙溢说,当初送孩子入部队,就是因为看了《炊事班的故事》。他们为把孩子送到那样的环境中感到无比的欣慰和自豪。正在热播的电视剧《垂直打击》中,沙溢扮演了一名中队长。这次拍摄经历让他更加难忘。拍摄时间是在七八月份,地点是在武汉和云南,酷暑难当可以想见。何况他们演出所背的装备足足有60多斤,单单一支枪就有七八斤重。演员的体能与空降兵的体能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们却要表现出空降兵的顽强作风和过硬的作战本领。有一次,沙溢在齐腰深的水塘训练,持枪跑步。由于塘底的淤泥又多又滑,他不小心滑倒,倒地的同时他下意识地用手撑地,结果把手划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整个拍摄充满了挑战,沙溢真真切切感受到作战部队的辛苦,他变得又黑又瘦。但是他却异常兴奋,他说:“这一次,真正演绎了一次军人,也是对我10年从军经历的一个交代,是对部队10年来培养我的一个交代。”沙溢坦言,出演军人是他的一个情结,每一次演出都格外富于激情。部队的生活和见闻会在演出的同时一一涌现出来,再一次打动自己并在表演中自然而然地得以表现,这样的表演绝无斧凿之嫌,是一种成熟的表演,更是一种愉悦的享受。2010年10月31日,由沙溢、宋春丽主演的电视剧《情与缘》在京举行开机发布会。现场提及沙溢与胡可相恋的话题时,沙溢没有闪躲,而是大方承认两人的关系,并宣布将于明年举办婚礼。对于恋情,沙溢主动“交代”说:“我俩的感情很稳固,挺好的。双方都在演戏很少见面,但是距离产生美,如果天天腻在一起会拌嘴的。我每天都主动给她发短信,我对她的昵称是一部3D动画片中角色的名字。” 谈及爱人胡可,沙溢幸福地描述道:“中国传统就是找大媳妇,胡可正好比我大三岁,抱金砖多好啊,现在我戏约不断。年龄小不等于成熟度低,我俩沟通没问题,而且特别默契。”沙溢称,他是粗线条大框架,胡可则是细小微妙,让他很有幸福感。他说:“胡可不爱说话,只愿去做,我考虑不到的事情她都会帮着处理。”沙溢宣布将于2011年设宴举办婚礼,同时承认已签约华谊兄弟公司,成为胡可的同事。据了解,三个月前两人已经领结婚证结为夫妻。对此,沙溢频频微笑,没有予以否认。[3]沙溢与胡可夫妇婚礼的具体时间为:2011年2月20日2011年2月20日,沙溢与胡可的婚礼于昨日在京举办,婚礼上既不乏新郎单膝跪地、新娘幸福落泪的感动瞬间,更有沙溢穿上婚纱反串新娘并翩翩起舞的搞笑场面。而这对明星夫妇也邀请了姚晨、闫妮等《武林外传》(电视剧版 电影版)的全体主创,以及王中军、王中磊两位华谊老板,冯小刚(微博)、张国立、小沈阳、邓超、秦岚等近百名明星好友见证了他们的幸福时刻。2011年02月20日,是一个大喜的日子,沙溢和胡可在北京举行了婚礼。婚礼现场以白色为主,礼堂入口处放着两人的卡通造型迎接宾客,十分可爱。参加婚礼的宾客可谓星光灿烂,张国立、冯小刚、小沈阳以及《武林外传》主创人员等都到场祝贺。闫妮和刘仪伟担任了婚礼司仪。华谊兄弟老总王中军当证婚人。担任司仪的闫妮身着灰色小西装,脚踩红皮鞋出现在现场,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其实我很紧张,一直都在看台词。”她还透露,沙溢和胡可刚刚谈恋爱的时候,自己就知道了。早在婚礼筹备时,沙溢就称自己为婚礼准备了一个特别节目。在婚礼的现场竟同时出现了两个新娘,原来,沙溢准备的“特别节目”就是穿上胡可的婚纱,颇有男版“落跑新娘”的造型。之后,他还现场跳了一段劲爆热舞,逗得全场宾客捧腹大笑。事后,沙溢“无奈”地表示,这全是老婆“逼”着做的,为的就是能让大家高兴。不过,跳完舞后沙溢就换上了一套西装,并单腿跪地迎接新娘。沙溢说,之前没有好好地向胡可求婚,现在补上这段浪漫的求婚仪式,而胡可被沙溢深情的表白感动得直落泪。当胡可说出“我愿意”时,全场宾客全都感动不已,还有不少女宾客热泪盈眶。接受采访时,胡可‘埋怨’沙溢是个特别不浪漫的人,从来都不会带给自己惊喜,每次总是事先会告诉她自己会买什么给她,就连求婚也是如此。而沙溢则“辩解”自己是一个非常务实的人,总想先征求一下胡可的意见。“我们逛街时,我会问她喜欢吗?喜欢了就买。”而谈到自己的求婚过程,他透露,过程一点都不浪漫,就是平时打电话时不经意地说出来的,“我平时给她打电话、聊天的时候,总是不经意地说‘我们结婚吧’、‘嫁给我吧,我会对你一直这么好’等等,当时她觉得就是好玩,也是回答说‘好啊’,后来说得多了,她也就当真了,就这样,我终于娶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媳妇。”今天(7月16日)上午9:06,胡可在北京剖腹产生下一子,重6斤6两,母子平安。整个手术过程中,沙溢和胡可的母亲一直陪在胡可身旁。中午12点左右,初为人父的沙溢在医院接受了媒体采访。中午12点左右,沙溢戴着帽子出现在媒体面前,一脸喜色:“非常非常高兴地激动地告诉大家,是个儿子。”沙溢说,在产房陪着妻子生产,当看到儿子生出来的那一刻,自己激动得差点掉泪,“非常感谢我的老婆,我在她耳边跟她说要一生对她好。”说到这里,沙溢眼眶有些湿润,并用手擦了一下眼泪。沙溢说,今天阳历是7月16日,阴历6月16日,是个好日子,生产过程也十分顺利,“我们原来打算早上做手术,但是医生综合了各方面的情况把时间往后推了一些。”沙溢说,明天他就要回《王的盛宴》剧组拍戏,“感谢陆川导演,我还没来得及给他报信。” 按照东北人的习惯,如果生儿子就要给亲朋好友发金币,“准备一兜子五毛钱硬币发给大家。